糖炒栗子

我是灣家人,雜食(BL、BG、性轉後的GL)

◇是现趴
◇单篇完结
◇宵夜文(肚子饿慎入)
◇欢迎捉虫
◇关于食谱,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图P.1、在餐桌上的盐焗香鱼(现在在我胃里)
图P.2、准备进烤箱
图P.3、刚烤好

这是一篇送给刚认识的好友,阿泽。
小小石青,不成敬意,让我们一起奔驰在石青的大道上吧!

@木昃

很高兴与妳相遇在这茫茫人海中,也很幸运跟妳有如此多共同兴趣。虽然我们相遇不久,但是在跟妳聊天的时候,顿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希望我们能一起开坑后,也一起把它填完!

在我心里的阿泽是个可爱的姑娘~么么跶٩(๑´3`๑)۶
(不过对于阿泽而言,应该是早餐了吧、笑)
—————————————————————

刚脱离无止尽的加班地狱,石切丸关上办公室里最后一抹苍白灯光,操控着已经过劳的身躯,走在返家的路上。

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只剩三两家还在深夜中摇曳着微微灯火。一路上除了蛙鸣,就剩闪烁不定的路灯,还有几只飞蛾扑腾。皮鞋踏在柏油路上的声音拖沓绵延,懒懒地,连抬起脚跟都嫌费劲。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被他磨磨蹭蹭的再添上五分钟。

疲倦的掏出钥匙,石切丸拿出几分精神,小心翼翼地,在不发出太大声响的前提下打开家门。在青江下班前,他就传了讯息给他,让青江别等自己了。虽说离开公司前有在传一次,但想来恋人早就睡了,石切丸是舍不得吵醒他的。

放好鞋,悄悄的绕过玄关,迎面而来的却是早该在床榻上安眠的青江。

从青江身后透出来的橙黄暖色将纤瘦的恋人包裹起来,同时倒映在视网膜上还有他嘴角弧度,温柔又带点担忧。

「青江…你还没睡啊?」

上前抱住了微笑的恋人,石切丸以嘀咕的音量询问,顺道撒娇似的将下巴搁在他发上,蹭了蹭。

「没有人温暖我,今夜如何入睡呢?我是说体温喔~」熟悉的暧昧发言再配上青江的一个安慰吻,石切丸被这温柔乡糊的幸福感爆棚,瞇着眼,憨厚的笑着在青江唇上吧唧的回吻。

青江看着眼前随时都能摔进梦乡的傻大个,牵着他的手来到桌前的佳肴,开始认真思考石切丸会不会吃消夜吃到一半就睡着了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看着石切丸一瞬间亮起来的目光……

嗯嗯,看起来应该是不必担心了~(笑)

家中唯一散发光芒的就是上头的灯,但是在石切丸眼里那份刚出炉不久的烤盘,其灿烂程度不输夏至时的豔阳。毕竟他晚餐只是随便吃了几分冷掉的甜甜圈,之后便一直熬到现在,饥肠辘辘的胃早就饿到发不出声来。

餐桌上几缕白烟冉冉飘散,混合着勾人食慾的香气,慢悠悠地诱惑着石切丸的思绪来到餐桌前。

青江看着已经陷入美食无法自拔的石切丸,只能无奈的为他拿来筷子和白饭。

烤盘上两条香鱼交错横亘,上头被精致白盐一丝不漏地复盖着,不留缝隙的包复了烫口的温度,还有香鱼的鲜甜。

筷子轻轻一压,肉眼可见那裹在外头,已然结块的厚实盐层龟裂,下一刻随即触碰到软嫩的皮肉。

外层烤的薄脆的鳞片还依依不舍的黏在油脂密布的皮上,再搭上四散在周围的盐粒,其美味不言而喻。而那不过是这道佳肴的序曲。

皮下是白里透红的鱼肉,没有添上半分调味,却不觉单调,其因于那深藏在细胞内,不随意昭示他人的甘甜。

鱼肉既不过于紧密或松散,恰好是足以下箸夹起的软硬。香气被高温蒸腾的化在寸寸肌理,融进每分脂肪,丝丝入扣到裹在盐层保护下的嫩肉。简直堪称登峰造极,任谁见着了怕也不是垂涎三尺。

将皮肉同时入口,霎那间化在舌尖的美味,以极其澎湃的气势湧入口鼻。

肥嫩鲜美不说,还有鱼腹中充溢的卵,细密的一个挨着一个,又此起彼落地在味蕾上炸开,饱满的口感在加上微腥的涩味, 闻者应该都无不食指大动。

石切丸愉快的嚼着口中的白肉,不禁想到,那炎炎烈阳下跃然于河上的香鱼,今是浓缩在唇齿之间。

一想到这份美味源自于自家恋人,石切丸在心里再三感谢神明让他们终成眷属。并将到神社参拜这件事提上日程。

青江捧着双颊,坐在石切丸对面看着他大快朵颐,光是这样就让人觉得幸福。想当初他可是为了抓住石切丸的胃,而特地跑去拜(咪酱)师学艺的呢。不过也拖此才能成功攻略石切丸。想想若是没有遇到他,单身的自己才不会费时费力的捣鼓这些。

这份香鱼的烹调十分简单。只要有新鲜的鱼,去鳞后洒上盐,即可放入烤箱烘烤。若说困难,大抵就是在于火候的控制,不过嘛……他旁边可是有大师在的呢~

青江看了一眼飘在石切丸身后的女鬼姐姐,笑瞇瞇地偏了头,看起来特别俏皮。乘着石切丸没注意,悄悄的双手合十,小声地道谢。

「唔,青江你刚刚说什么?」

「没事,没事,石切丸赶快吃吧,冷了可就没这么好吃呢。」

END.

字数:1498

后记

乱七八糟的扯天扯地,不喜勿入(全是我自己的唠唠叨叨)

感觉自己写的特别流水帐(沉思)
我大概是剧情苦手吧,脑袋没事就蹦跶着小剧场,然而要写的时候就死机了。

前阵子我家爹爹烤了香鱼,真的特别好吃,有多好吃我在上文已作描述,在此就不赘言了。

老实说这是我很久之前就打过的小段子,想当初我就是故意写给我嘴破的同学看的,压根没打算码成短文,我是个懒癌末期的咸鱼,向来都不勤奋于更新(可能也没多少人看)要不是遇上阿泽我也没啥干劲打完全文。

阿泽我的小天使٩(๑´3`๑)۶

还有lofter的手机排版也太艰困了吧?!?
为什么我的空行都没法好好的多几行呢?

自己看看上面都特别嫌弃,哎呀我怎么这么碎念啊真是…

全世界都cp了然而我还是狗2

全世界都cp了然而我还是狗2

◈放开那个ooc让我来

◈为了舒压我们来搞事吧

◈也许会有3
—————————————————————

晚自习时间结束,出了校门口就见到我前后左右都有人接,互道再见后仅剩我孤身一人站在寒风中,感觉忒凄凉,凄凉到好像自带黑白滤镜,心酸。

就在我打算跟个默片电影主角一样走回家,低头转角的瞬间就撞到一个人。

艾玛这是琼瑶的节奏吗?是不是会有个大少爷来个花式三圈半旋转来接住我?


然并卵,撞到我的是小混混。


「呦!是个妞欸,看起来长的挺不错的啊。」

「哎呀!妹子自己一个人啊?要不跟咱们几个出去快活快活?」

几个穿着垮裤带着金项鍊的小混混,语气轻佻的问我。


特马的


明明我才是主角,为啥别人有男票,我却苦逼的被丑男搭讪?

额角禁不住的直直跳,真当老娘家开的是假道馆吗,不把你们揍到妈都不认得,我改名叫婶婶!!!

抡起背在后面的木刀,准备来给他们一个震撼教育,哪晓得还没出手呢,暴力武打片瞬间又走回琼瑶风。


是的,琼瑶大大就是如此少女情怀。


堵在我前面的丑男扭曲了脸,捂着子孙根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后面那位好汉自带圣光,逆着光,模糊了他的脸,只晓得他束在身后的小发束就是那样飘扬,英姿飒爽。


一种被爱神之箭射中的感觉。




『女孩子家,就别老是舞刀弄剑的,让男孩子来保护妳就好。』当年她娘亲如此说道,她本来也坚信只要有爸爸在,就会保护好她们母女俩。

而我爹则是道场师傅,许多世家弟子都有来上过我们家的课,也有许多优秀的警察源自于我们这间道场。那么这足以说明我爹是多么强大。

然而现实上残酷的。

那天,也是这般夜黑风高,一群歹人围住我们母女俩,结果,被盛怒的母上大人,用一把我在练习用的木制短刀,干翻全场。

哎呦吓死宝宝了。

我整个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是谁我在哪?

『老婆!小红!你们没事吧?』
爹,有事的是倒在地上的小混混。

『嘤嘤嘤…老公那群人好可怕,我跟小红差点就遭遇不测了。』
不,我觉得遭遇不测的是现在倒在地上里外各三圈的小混混。

『别怕别怕!我会好好守护妳们的!』
守护个屁,我看妈有一挑三个老爹的武力值了好不。

然而我的母上,在凶光暴…啊不是,我是说鼓起勇气,奋力抵抗完流氓后,如同娇弱的蒲柳,软软地依偎在我爸怀里哭诉她的惊恐。


那时的我内心毫无波动,只是觉得我需要好好练习剑道了。



「欸欸同学妳还好吗?」
我不动声色的收回木刀,看向英勇救人的好汉。

救了(?)我的人年纪大概跟我差不多,同样是背着练习用的木制打刀,脑后有一束小小的长发,褐发红眼,皮肤跟白瓷一样,樱色的唇,嘴角还有一颗痣,耳上带着一副金色菱形耳环。

总得来说,十足十的美少年。


身为颜控,我入坑入的理所当然。

突然间我觉得我需要向我母上大人学习:
即便妳武力值破表,还是要装作一朵需要人保护的娇花。

我赶紧掐了自己大腿肉一把。哎呦姥姥,别说还挺疼的,泪花唰的就有了。好的,接着赶紧装可怜。

「我没事……还好你有出现,不然我不知道会不会…嘤嘤嘤。」
「欸欸妳…妳别哭啊!」


美少年慌张地掏出手帕递给我,嗯鹅黄色的上边还有绣桩花,不知道用哪款洗衣精,挺香的。

「真是太谢谢你…我叫沈神赭,是XX高中的学生。」
「欸我也是XX高中的!我叫加州清光。」

哎呀本校居然有美男如斯,而我不知情!?!?

「抱歉把手帕弄脏了…你是哪一班的?我洗干净后还给你。」
「欸其实不用啦……我是OO班的。」

对方班级get✓

虽然灯光昏暗,虽然路边的小混混歪瓜劣枣,虽然自己还穿着土里土气的制服,但是这都阻止不了我突然起来的春天。

我要追他!加州清光!




后记:

因为前阵子快段考,于是我又疾笔振书了XD

虽然没有在段考前发出来,不过我觉得这仍旧没办法表示我读书很认真

8科我预计挂5科 ((冷漠脸.jpg

也许以后每次段考我就会更新,果然压力成就动力吗(并不)

希望大家喜欢,各位的小红心是对我的鼓励,也欢迎留言,关于不好的地方欢迎纠正,我的玻璃心还受得住

感谢点进来还看到最后的你/妳 ˊ♡ˋ

也祝大家520快乐((晚了一天…

P's有谁会连结?求教学

全世界都cp了然而我还是狗

◈人设属于阿官,ooc属于我

◈压力一大就想搞事

◈也许会有2吧

—————————————————————

大家好,我叫沉神赭。

目前正值燃烧青春,为了大学的年纪。漫天的考卷啊,比清明时烧给爷奶的金纸还多,呵呵跶。

考卷伤眼伤脑,然而成绩更伤心,但在这压力如山大的时代,最心痛的莫过于看别人有男票/女票,读书之余不忘秀恩爱。

当你为了隔天大考小考复习考而不得不抓紧每分每秒努力读书时,却发现原本跟你一块奋斗燃烧的隔壁同桌收到男票的爱心宵夜,一瞬间恨不得自己戳瞎双目。

这是我同桌:

「青江,我帮你买了馄饨汤,太晚了就不给你加面,免得积食睡不好。」

三条家的暖男,标准的宠男票无上限桑,石切丸将手上的宵夜放到青江桌上,温柔又有些心疼的嘱咐(未来的)媳妇。顺便又确认了一下青江的暖暖包还热不热,深怕畏寒的青江冷到。

行了,你们这么黏糊,爱情的温度蹭蹭蹭地直飙,没见着青江耳朵都红透了吗,他不冷了我看着你两秀恩爱都心寒了:D

这是我右边隔壁排:

「鸣狐,等夜自习结束我还会来接你,这次就不用麻烦一期了。」

号称野兽绅士,然而内在是只萨摩耶的小狐丸带着愉悦的笑容,头上的两撮毛硬是翘得比往常还要高,就差没有尾巴在后头摇。这一切皆是因为他得以接送小恋人而没有恋人的姪子干扰。

够了萨摩耶别以为我不知道鸣狐脖子上的草莓是哪来的,再笑得这么得瑟我去跟一期还有鬼丸告状喔:D

这是我前排:

「小狮子~我带小光刚做好的松饼来啰,这次是草莓口味的,保证没有再乱加料了啦!」

头发白,皮肤白,身穿一套西装白的三白先生,五条家鹤丸国勇带着朝气的微笑正在狗腿的为狮子王送上热呼呼的宵夜,原因是上礼拜他在狮子王的热可可里面加了辣椒粉,老实说味道不错,就是小狮子吃不了辣,所以炸毛了。

鹤球,把你放在狮子王腰上的咸猪手(咸鹤爪?)拿开…喂喂喂当我瞎了以为没看到你在亲他吗!再乱摸乱亲我就报警了啊喂:D

这是我后面的:

「宗三,别任性了。又不是以后都不给你吃柿饼,至于这么闹脾气吗…」

白花花的大腿配上低音炮的嗓音,其中的反差萌苏的人腿软,年龄为初中生,但实际上智商绝逼是我的平方的药研藤四郎,此时无奈的手抵着额,看宗三傲娇的生闷气,原因只是药研不给他吃小夜送的柿饼,虽然不给他吃的原因是他咳嗽,不能再贪食甜点。

宗三你有本事就别一边拽着药研的衣角一边傲娇啊魂淡:D

那粉红色的背景从东南西北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包围我,而其中伴随着恋爱的酸臭味熏得我差点泪如雨下,绝对不是因为我没有男朋友,绝对不是!

…………嘤嘤嘤,人家真的没有羡慕嫉妒喔QAQ

喔对了,我的前后左右都是男的,然而这不能阻止他们有个同性别的恋人,各个都是有钱有权还有颜的那种金龟婿类型。

要我说,这世界上要是没有单身的好男人,那绝逼是因为好男人都跟好男人在一起了!

「啊,还有另外一份是小赭的,刚刚妳爸妈托我拿给妳。」

收回前言,即使这世上没有单身的好男人,但只要妳有个好的男性朋友,无疑会多些好处。不过也无法阻止想自戳双目的心情就是了:D

来跟大家说说我是如何遇上如此优秀,但不是我男票的一群家伙。



后记:

灵感大神就是如此任性,在我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敲门来到,平时闲到发霉砸不见您大爷呢? ! ?

好吧其实是因为我被刚cp的好友雷到了,以后也许会提到吧,一言蔽之:自家白菜被猪拱了,心塞

关于后续容我段考完加油,距离段考倒数今明两天,然而我还在挖坑,我到底在干嘛:D((也许是在作死?

希望大家喜欢,各位的小红心是对我的鼓励,也欢迎留言,关于不好的地方欢迎纠正,我的玻璃心还受得住

感谢点进来还看到最后的你/妳 ˊ♡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