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灣家人,雜食(BL、BG、性轉後的GL)

关于

◇是现趴
◇单篇完结
◇宵夜文(肚子饿慎入)
◇欢迎捉虫
◇关于食谱,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图P.1、在餐桌上的盐焗香鱼(现在在我胃里)
图P.2、准备进烤箱
图P.3、刚烤好

这是一篇送给刚认识的好友,阿泽。
小小石青,不成敬意,让我们一起奔驰在石青的大道上吧!

@木昃

很高兴与妳相遇在这茫茫人海中,也很幸运跟妳有如此多共同兴趣。虽然我们相遇不久,但是在跟妳聊天的时候,顿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希望我们能一起开坑后,也一起把它填完!

在我心里的阿泽是个可爱的姑娘~么么跶٩(๑´3`๑)۶
(不过对于阿泽而言,应该是早餐了吧、笑)
—————————————————————

刚脱离无止尽的加班地狱,石切丸关上办公室里最后一抹苍白灯光,操控着已经过劳的身躯,走在返家的路上。

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只剩三两家还在深夜中摇曳着微微灯火。一路上除了蛙鸣,就剩闪烁不定的路灯,还有几只飞蛾扑腾。皮鞋踏在柏油路上的声音拖沓绵延,懒懒地,连抬起脚跟都嫌费劲。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被他磨磨蹭蹭的再添上五分钟。

疲倦的掏出钥匙,石切丸拿出几分精神,小心翼翼地,在不发出太大声响的前提下打开家门。在青江下班前,他就传了讯息给他,让青江别等自己了。虽说离开公司前有在传一次,但想来恋人早就睡了,石切丸是舍不得吵醒他的。

放好鞋,悄悄的绕过玄关,迎面而来的却是早该在床榻上安眠的青江。

从青江身后透出来的橙黄暖色将纤瘦的恋人包裹起来,同时倒映在视网膜上还有他嘴角弧度,温柔又带点担忧。

「青江…你还没睡啊?」

上前抱住了微笑的恋人,石切丸以嘀咕的音量询问,顺道撒娇似的将下巴搁在他发上,蹭了蹭。

「没有人温暖我,今夜如何入睡呢?我是说体温喔~」熟悉的暧昧发言再配上青江的一个安慰吻,石切丸被这温柔乡糊的幸福感爆棚,瞇着眼,憨厚的笑着在青江唇上吧唧的回吻。

青江看着眼前随时都能摔进梦乡的傻大个,牵着他的手来到桌前的佳肴,开始认真思考石切丸会不会吃消夜吃到一半就睡着了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看着石切丸一瞬间亮起来的目光……

嗯嗯,看起来应该是不必担心了~(笑)

家中唯一散发光芒的就是上头的灯,但是在石切丸眼里那份刚出炉不久的烤盘,其灿烂程度不输夏至时的豔阳。毕竟他晚餐只是随便吃了几分冷掉的甜甜圈,之后便一直熬到现在,饥肠辘辘的胃早就饿到发不出声来。

餐桌上几缕白烟冉冉飘散,混合着勾人食慾的香气,慢悠悠地诱惑着石切丸的思绪来到餐桌前。

青江看着已经陷入美食无法自拔的石切丸,只能无奈的为他拿来筷子和白饭。

烤盘上两条香鱼交错横亘,上头被精致白盐一丝不漏地复盖着,不留缝隙的包复了烫口的温度,还有香鱼的鲜甜。

筷子轻轻一压,肉眼可见那裹在外头,已然结块的厚实盐层龟裂,下一刻随即触碰到软嫩的皮肉。

外层烤的薄脆的鳞片还依依不舍的黏在油脂密布的皮上,再搭上四散在周围的盐粒,其美味不言而喻。而那不过是这道佳肴的序曲。

皮下是白里透红的鱼肉,没有添上半分调味,却不觉单调,其因于那深藏在细胞内,不随意昭示他人的甘甜。

鱼肉既不过于紧密或松散,恰好是足以下箸夹起的软硬。香气被高温蒸腾的化在寸寸肌理,融进每分脂肪,丝丝入扣到裹在盐层保护下的嫩肉。简直堪称登峰造极,任谁见着了怕也不是垂涎三尺。

将皮肉同时入口,霎那间化在舌尖的美味,以极其澎湃的气势湧入口鼻。

肥嫩鲜美不说,还有鱼腹中充溢的卵,细密的一个挨着一个,又此起彼落地在味蕾上炸开,饱满的口感在加上微腥的涩味, 闻者应该都无不食指大动。

石切丸愉快的嚼着口中的白肉,不禁想到,那炎炎烈阳下跃然于河上的香鱼,今是浓缩在唇齿之间。

一想到这份美味源自于自家恋人,石切丸在心里再三感谢神明让他们终成眷属。并将到神社参拜这件事提上日程。

青江捧着双颊,坐在石切丸对面看着他大快朵颐,光是这样就让人觉得幸福。想当初他可是为了抓住石切丸的胃,而特地跑去拜(咪酱)师学艺的呢。不过也拖此才能成功攻略石切丸。想想若是没有遇到他,单身的自己才不会费时费力的捣鼓这些。

这份香鱼的烹调十分简单。只要有新鲜的鱼,去鳞后洒上盐,即可放入烤箱烘烤。若说困难,大抵就是在于火候的控制,不过嘛……他旁边可是有大师在的呢~

青江看了一眼飘在石切丸身后的女鬼姐姐,笑瞇瞇地偏了头,看起来特别俏皮。乘着石切丸没注意,悄悄的双手合十,小声地道谢。

「唔,青江你刚刚说什么?」

「没事,没事,石切丸赶快吃吧,冷了可就没这么好吃呢。」

END.

字数:1498

后记

乱七八糟的扯天扯地,不喜勿入(全是我自己的唠唠叨叨)

感觉自己写的特别流水帐(沉思)
我大概是剧情苦手吧,脑袋没事就蹦跶着小剧场,然而要写的时候就死机了。

前阵子我家爹爹烤了香鱼,真的特别好吃,有多好吃我在上文已作描述,在此就不赘言了。

老实说这是我很久之前就打过的小段子,想当初我就是故意写给我嘴破的同学看的,压根没打算码成短文,我是个懒癌末期的咸鱼,向来都不勤奋于更新(可能也没多少人看)要不是遇上阿泽我也没啥干劲打完全文。

阿泽我的小天使٩(๑´3`๑)۶

还有lofter的手机排版也太艰困了吧?!?
为什么我的空行都没法好好的多几行呢?

自己看看上面都特别嫌弃,哎呀我怎么这么碎念啊真是…

评论(8)
热度(23)

© 廿田木子(糖炒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