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灣家人,雜食(BL、BG、性轉後的GL)

关于

全世界都cp了然而我还是狗2

全世界都cp了然而我还是狗2

◈放开那个ooc让我来

◈为了舒压我们来搞事吧

◈也许会有3
—————————————————————

晚自习时间结束,出了校门口就见到我前后左右都有人接,互道再见后仅剩我孤身一人站在寒风中,感觉忒凄凉,凄凉到好像自带黑白滤镜,心酸。

就在我打算跟个默片电影主角一样走回家,低头转角的瞬间就撞到一个人。

艾玛这是琼瑶的节奏吗?是不是会有个大少爷来个花式三圈半旋转来接住我?


然并卵,撞到我的是小混混。


「呦!是个妞欸,看起来长的挺不错的啊。」

「哎呀!妹子自己一个人啊?要不跟咱们几个出去快活快活?」

几个穿着垮裤带着金项鍊的小混混,语气轻佻的问我。


特马的


明明我才是主角,为啥别人有男票,我却苦逼的被丑男搭讪?

额角禁不住的直直跳,真当老娘家开的是假道馆吗,不把你们揍到妈都不认得,我改名叫婶婶!!!

抡起背在后面的木刀,准备来给他们一个震撼教育,哪晓得还没出手呢,暴力武打片瞬间又走回琼瑶风。


是的,琼瑶大大就是如此少女情怀。


堵在我前面的丑男扭曲了脸,捂着子孙根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后面那位好汉自带圣光,逆着光,模糊了他的脸,只晓得他束在身后的小发束就是那样飘扬,英姿飒爽。


一种被爱神之箭射中的感觉。




『女孩子家,就别老是舞刀弄剑的,让男孩子来保护妳就好。』当年她娘亲如此说道,她本来也坚信只要有爸爸在,就会保护好她们母女俩。

而我爹则是道场师傅,许多世家弟子都有来上过我们家的课,也有许多优秀的警察源自于我们这间道场。那么这足以说明我爹是多么强大。

然而现实上残酷的。

那天,也是这般夜黑风高,一群歹人围住我们母女俩,结果,被盛怒的母上大人,用一把我在练习用的木制短刀,干翻全场。

哎呦吓死宝宝了。

我整个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是谁我在哪?

『老婆!小红!你们没事吧?』
爹,有事的是倒在地上的小混混。

『嘤嘤嘤…老公那群人好可怕,我跟小红差点就遭遇不测了。』
不,我觉得遭遇不测的是现在倒在地上里外各三圈的小混混。

『别怕别怕!我会好好守护妳们的!』
守护个屁,我看妈有一挑三个老爹的武力值了好不。

然而我的母上,在凶光暴…啊不是,我是说鼓起勇气,奋力抵抗完流氓后,如同娇弱的蒲柳,软软地依偎在我爸怀里哭诉她的惊恐。


那时的我内心毫无波动,只是觉得我需要好好练习剑道了。



「欸欸同学妳还好吗?」
我不动声色的收回木刀,看向英勇救人的好汉。

救了(?)我的人年纪大概跟我差不多,同样是背着练习用的木制打刀,脑后有一束小小的长发,褐发红眼,皮肤跟白瓷一样,樱色的唇,嘴角还有一颗痣,耳上带着一副金色菱形耳环。

总得来说,十足十的美少年。


身为颜控,我入坑入的理所当然。

突然间我觉得我需要向我母上大人学习:
即便妳武力值破表,还是要装作一朵需要人保护的娇花。

我赶紧掐了自己大腿肉一把。哎呦姥姥,别说还挺疼的,泪花唰的就有了。好的,接着赶紧装可怜。

「我没事……还好你有出现,不然我不知道会不会…嘤嘤嘤。」
「欸欸妳…妳别哭啊!」


美少年慌张地掏出手帕递给我,嗯鹅黄色的上边还有绣桩花,不知道用哪款洗衣精,挺香的。

「真是太谢谢你…我叫沈神赭,是XX高中的学生。」
「欸我也是XX高中的!我叫加州清光。」

哎呀本校居然有美男如斯,而我不知情!?!?

「抱歉把手帕弄脏了…你是哪一班的?我洗干净后还给你。」
「欸其实不用啦……我是OO班的。」

对方班级get✓

虽然灯光昏暗,虽然路边的小混混歪瓜劣枣,虽然自己还穿着土里土气的制服,但是这都阻止不了我突然起来的春天。

我要追他!加州清光!




后记:

因为前阵子快段考,于是我又疾笔振书了XD

虽然没有在段考前发出来,不过我觉得这仍旧没办法表示我读书很认真

8科我预计挂5科 ((冷漠脸.jpg

也许以后每次段考我就会更新,果然压力成就动力吗(并不)

希望大家喜欢,各位的小红心是对我的鼓励,也欢迎留言,关于不好的地方欢迎纠正,我的玻璃心还受得住

感谢点进来还看到最后的你/妳 ˊ♡ˋ

也祝大家520快乐((晚了一天…

P's有谁会连结?求教学

评论
热度(20)

© 廿田木子(糖炒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